商业

<p>美国驻班加西大使的卑鄙谋杀案对利比亚人来说是一种可怕的冲击,对美国人来说也是如此</p><p>在杀戮事件发生后的头几个小时内,利比亚的所有政党毫无例外或犹豫地谴责了这一行为</p><p>全国代表大会主席穆罕默德·马克里夫博士对发生的事情向美国致以诚挚的道歉,并承诺追捕肇事者</p><p>我们充分意识到,这部卑鄙的仇恨电影,穆斯林的纯真,并没有反映出美国人民的观点,而且这部电影的制片人是极端少数派</p><p>美国官员对这部电影的明确谴责使这一点非常明确</p><p>实际上,仔细分析情况表明我们两国人民之间没有冲突</p><p>相反,由少数极端主义伊斯兰恐惧分子领导的仇恨运动导致了小型极端主义团体的不可接受的反作用</p><p>与美国一样,这些极端分子并不反映主流观点</p><p>世界上15亿穆斯林绝大多数人通过和平,合法的手段表达了他们的厌恶和沮丧</p><p>这种情况要求所有理性和负责任的人不要对暴力的恶意挑衅做出回应</p><p>同样,它挑战我们孤立所有形式的极端主义,无论是在西方还是在穆斯林土地上</p><p>这对双方的思想家,民间社会和舆论制造者来说都是一项任务,对政治家来说也是如此</p><p>殖民地和后殖民时代的特点是相互不信任:我们需要真正改变政策,相互尊重和真正的对话</p><p>推翻卡扎菲政权的革命是一场武装革命和一场战争</p><p>利比亚人民为了获得自由而牺牲了数万人的生命</p><p>我们今天在利比亚所看到的是一个艰难的过渡阶段:国家几乎没有,而且武器的数量激增,尤其是年轻人</p><p>利比亚的城市通常是安全的,但这并不排除安全不时崩溃</p><p>班加西的痛苦事件至少部分归因于卡扎菲政权在其42年统治期间所摧毁的国家的软弱</p><p>但利比亚社会不会屈服于混乱的武器</p><p>上次自由选举的成功是利比亚稳步走向民主的最好证明</p><p>今天,我们看到利比亚历史上第一届民选议会的运作情况</p><p>我们看到所有政治力量都坐在同一个房间里,同意和不同意,但在民主的框架内</p><p>我们刚刚目睹了选举总理的一场严肃而透明的竞选,有明确而明确的选择</p><p>成功的候选人穆斯塔法·阿布·沙戈尔将成为革命以来的第一个民选政府:预计将成为一个包含许多政治趋势的联盟</p><p>同时 - 并且每天 - 我们也见证了那些推翻卡扎菲向国家投降武器并重返平民生活的革命者团体</p><p>的确,利比亚人在寻求改造社会时面临许多困难</p><p>但就像他们没有向卡扎菲政权投降一样,他们现在也不会投降</p><p>他们将继续坚定地走向民主和民间和平与和解</p><p>因此,美国将无人机送入利比亚领空或海军驱逐舰到其海岸是不明智的:这些步骤只会加剧紧张局势</p><p>无人机不仅在国际法中具有挑衅性和非法性,而且还导致在其他国家杀害许多无辜平民,这些平民严重影响了美国在该地区的看法</p><p>尽管发生了什么,但必须尊重利比亚的主权</p><p>应该相信利比亚司法系统及其追捕和起诉罪犯的能力</p><p>利比亚政府已采取行动并逮捕了嫌犯</p><p>在这一关键时刻,国际社会需要的是帮助利比亚实现稳定并完成向民主的过渡,